当前位置: 视点陕西 > 资讯中心 > 美文选登 >
  • 首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下一页
  • 末页
    • 麦田里的乐趣 文/成诺 日期:2017-03-08 11:53:04

      已是早春,尽管料峭刺骨,但这寒冷俨然已挡不住这春天的步伐了! 远处,隐约的鹅黄夹杂着淡淡的粉黄,那是迎春花在绽放。淡淡的雾霭里是若隐若现的村落,一声狗叫竟也惹得满村落一片鸡叫声 脚下丛生的荆棘,本来是土褐色的。但这时已有萌...

    • 芙蓉国里说芙蓉 作者/成诺 日期:2017-02-11 17:44:43

      芙蓉国里说芙蓉 文/成诺 本不是荷花盛开的日子,而刻意想象或回忆往日夏日里的荷花,对我来说似乎是别扭的。但有时候我会挡不住自己肆意飞扬的思绪 穿过拱桥,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巨大的假山。人工设计的怪石嶙峋,刻意雕琢的山石树草,竟也...

    • 酬对帕米尔 文/肖云儒 日期:2016-10-10 15:37:50

      2016年10月8日,从西安乘飞机赶到喀什,终于赶上了我们的丝路品牌万里行团队。车队第二天一早即刻奔向国境,穿越帕米尔高原由中国进入吉尔吉斯斯坦一一那块传说古代有四十个高饶的城邦和四十个美丽的少女的士地。 车队朝着帕米尔疾驰,造...

    • 麟游大笔 文/肖云儒 日期:2016-09-21 19:13:48

      去麟游,路上一直就想着九成宫的醴泉铭碑。下高速路,沿今路盘盘旋旋,曲曲折折,待它终于在远方的天际线上出现,缓缓推近到眼前,掠过的竟是一阵出乎意外的心悸! 麟游大笔 那是一支笔!一支大笔、一支巨笔!这支笔的纪念碑,高高耸立于...

    • 情感美文:孕育,痛并幸福着 日期:2016-08-01 13:41:53

      文/余时艳 妈妈,妈妈,老师夸奖我了从早教班飞奔出来,即将年满3周岁的小柚子,欣喜地向我说到。我习惯性地俯下身子,儿子在我的额头亲了一口,我顺势一把将儿子揽入怀子,回了他一个吻。随着儿子的日渐成长,他已不再习惯让我来抱他,...

    • 情感美文:爱的鸡汤 日期:2016-07-25 11:37:25

      文/余时艳 叮咚、叮咚一大早,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把我从睡梦中吵了醒来。迷迷糊糊地裹了件衣服,我晃晃悠悠向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不耐烦地喊问到:谁呀?我,那太过于熟悉的声音,从门外飞了进来。我匆忙开门,只见父亲汗流浃背,手中...

    • 李焕龙:我的希望在你心开放 日期:2016-06-07 16:02:18

      因为举办香溪书院杯诗词歌赋全国征文大赛和出版获奖作品选集,让我看到了今日中国文艺界的团结互助,以及昴扬向上、齐心办事的正能量。 2015年8月25日,我到安康市图书馆就任的见面会上,领导就明确指出:香溪书院建设要加强宣传,加快步...

    • 校园之歌 文/张秋宪 日期:2016-06-02 10:51:08

      春风荡漾,桃李芬芳。 教室书声琅琅, 走廊笔墨飘香。 我们在这里砺练身心,学习榜样。 我们在这里勤学苦练,博采众长。 人生理想从此远航。 龙腾虎跃,欢乐海洋。 歌房琴声悠扬, 操场棋海徜徉。 我们在这里陶冶情操,展翅翱翔。 我们在...

    • 赵生杰:我和陈忠实——我的唯一一次追星故事 日期:2016-05-11 16:48:33

      4月29日早,陈忠实先生病逝的噩耗在朋友圈传开后,许多人都不愿相信这是真的,向西部新闻网总编辑张龙求证。很快,消息得到了证实。 著名作家陈忠实 5月5日,西安殡仪馆,长安犹存白鹿原,人间再无陈忠实。我半饷无语,心中凉嗖嗖的。回...

    • 低处,有一盏明灯 作者:张秋宪 日期:2016-05-06 21:50:38

      我在北咀初小上二年级那年,班主任祝俊育是一位50多岁的民办教师。从外貌看祝老师比实际年龄更苍老,身躯佝偻严重,背上像扣了一个锅似的。不过,这名身份低微、其貌不扬的老民办,却在师生和学校周边的群众中有着极好的口碑。 记得有一...

    • 大山三月别样景 作者:张亚云 日期:2016-04-30 11:04:39

      (作者:张亚云,女,商洛市人,自由撰稿人) 我的家乡,商洛山中一个不大的小镇。这里一年四季气候宜人,空气新鲜。小镇多山峡幽谷,山上四季苍松翠柏,碧绿一片,偶有青冈洋槐等落叶灌木夹杂其中,也有各种野果藏于林间,山鸡野兔林间...

    • 故乡的老槐 作者:付乃岗 日期:2016-04-26 20:26:10

      翻开泛黄的照片,心中泛起一种无名的思绪,身居异乡,心中不时荡起对故乡的眷恋。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的乡音乡情耳濡目染、耳熟能详,脑海中记忆的画面在不停地翻动,最终还是定格在故乡村口那棵让人魂牵梦绕的老槐。每当忆想起那棵...

  • 首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下一页
  •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