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视点陕西 > 资讯中心 > 高端访谈 > 正文

赖廷阶:行走在岭南大地的多栖艺术家

www.sxcntv.com(2016-05-11)来源:人物网
 
熟悉赖廷阶的人都知道,他是当代杰出的诗人。其实要真的论其身份,我觉得他不止“诗人”这一张显赫的名片。除此之外,他还有着更多的更有内涵的文化标签,赖廷阶是作家、学者、书法家、音乐家、评论家、媒体人、策展人、制片人,社会活动家,这些标签作为一种独特的标识,贯穿于他的整个生活。
 
文/温之白 编辑/陈雨桐
 
无疑,赖廷阶是属于那种颇具涵养、教养、修养、学养和气质的人才,并以这种气质不断的在各个领域里游刃有余并长袖善舞的人。作为一位年近知天命之年的中年男人,能在书法、文学、音乐、影视、评论、策展等领域皆有一定的造诣,委实是件不易之事。
 
如抒情曲悠悠般的朦胧,色墨的混沌,天地水共一体。在活跃于中国文化圈令人注目的诗人赖廷阶的作品中,人们享受到了一种大自然美妙朦胧的春意秋色。岭东、粤北、北国、珠水、扬子、富春、黄河、边城、内陆、海边……透过赖廷阶的诗句,传递着一种令人陶醉的热情、诗意的朦胧、诗意的境致。尤其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种诗情画意般的语言,更是一种意境。他诗歌里的山水情怀,有着一种特别的、故乡山川深深的情结与乡土情愫,这种情愫在真实地感染着人们。云天、炊烟、围龙屋,山水江河等岭南景致,无不表现了赖廷阶作为一位诗人的恋乡情结,散透着浓浓的美好乡情。看似一首简单的抒情诗,实则蕴含了很多中国绘画的高深道理,只有真正的读书人才能理解,才能读懂。
 
海德格尔曾说:“一切艺术本身就其本质而言都是诗”,“诗人的天职是还乡”,乡愁、诗人、诗歌似乎有一种更天然更密切的联系。《荔乡纪事》、《微响的河流》、《洗夫人之歌》、《雨夜的村庄》等力作,就取材于其故乡----广东茂名。就拿《雨夜的村庄》这一首诗来说,诗人说到的村庄,是雨水深夜的村庄,雨水的夜色里,村庄苦难,泪水站立成为雨水,雨水站立成为泪水,雨水结洁白的废墟,插在黑夜的村庄里,找到容身之地,就像钉子钉进木头,找到自己的容身之所。
 
这是游子的存在,这是游子的村庄,雨水的村庄是忧愁的村庄,雨水成为泪水的面条,雨水暗示游子的艰难。“滴哒滴哒的雨水/往我心里流/在雨夜村庄/是浪子回不到家时的眼泪”这种苦难,这种痛苦,这种游子,是人生今生今世的痛苦、恐惧、烦恼。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赖廷阶的诗歌,往往都是对准了时间与岁月流过的痕迹,对准了时间流逝里面苦难的众生面貌,对准了存在,对准了存在的黑暗,对准了深渊,对准了众生需要解决的问题。
 
这些诗歌,描绘了大地上苦难村庄的游子与回家的渴望,这种情感的表达具有感人肺腑却又无可奈何的纠结。这些诗歌象其儿时的歌谣,一咏三叹,具有强烈的个性化特征,同时,有着火一样的力量,读来让人心中充满激情,诗中呈现和散发的是激情与不屈的精神;这些作品是情感与真理的融合,让人在作品的洪流洗涤下,得到了吹拂与沐浴,从而觉知真理所在,从而领悟到诗歌从来都是拒绝平庸的,它不会向枯萎没落低头,它只向生命灿烂与灵魂敞开自己的大门,觉知诗歌可贵在于帮助人安魂。好诗歌都是安魂曲。好诗歌像水像火又像空气。
 
现供职于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文联的赖廷阶自1982年起,就开始在各级报刊发表作品。近些年来,著作颇丰,先后出版了诗集《短歌》、《电白:不老的传说》、《还乡》、《给你一生一世的爱》、《和谐就是力量》、《赖廷阶诗词选》、《冼夫人之歌》、《南方油城》、《幸福是一种感觉》、诗论集《海外诗魂》、《海外华文诗歌导读》、散文集《童年纪事》、《人生如梦》、武侠小说《血刀会》、《长恨刀》、都市小说《奔》、《落樱如雪》、《寂寞如烟》、《当爱已走远》、《微信》、《桃都的春》、报告文学《戴作霖》、《文明之路》、《红荔飘香》、《石油是怎样炼成的》、《黄占鳌》、《赵守桐》、《温暖人间总是爱》、《村官黄坤》、《许玉提》、历史散文《历代皇帝那些事儿》、《晚清十帝》等30多部著作。可谓是一位多产作家。
 
2001年和2007年,赖廷阶分别获《诗歌月刊》“最具潜力诗人”和“最具实力诗人”称号。2007年,政治抒情诗《和谐就是力量》获“和谐中国”诗歌征文大赛一等奖。2009年,他写给妻子的诗集《给你一生一世的爱》获《诗选刊》中国首届最佳爱情诗集奖,2010年,参加诗刊社第26届青春诗会,2015年7月又荣获黎巴嫩“纳吉?阿曼国家文学奖”;2015年11月,他的长篇叙事诗《冼夫人之歌》喜获第二届廖诗蝶诗歌奖;2015年12月,他凭组诗《荔乡纪事》获《诗选刊》2015年度中国杰出诗人奖;2016年2月,他的组诗《荔乡纪事》再次获得《诗潮》杂志2015年度中国最佳诗人奖。
 
 
个性,是一个永恒的艺术命题,其贯穿于中国艺术的脉络,潜伏在艺术的灵魂之中,亦能被赖廷阶这样的多栖艺术家直接外化。诗与画说到底是一种意境之美,诗是利用通感效果把听觉艺术与视觉艺术结合在一起,画是通过视觉通感至人的听觉、嗅觉、触觉。赖廷阶写诗直接把爱融入画中,把情融入诗中,通常利用诗歌语言将意境刻画成一幅画,带给人们力量感、光线感,然后在向人心进攻乃至人的心灵与灵魂最深处,既有清幽淡远、风和日丽、柔美动听之意境,也有冷漠偏离、夕阳西下、落拓边缘的困惑之败象。可见,赖廷阶长期以来坚持面对自然,感悟生活,他的诗歌大多是从自然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如他的《茂名纪事》、《电白不老的传说》、《怀乡》、《南方油城》等,无不散发着故乡的泥土气息,这一切都来源于他对自然和生活的观察与体悟,以及他寄情于家乡的大好山水和热爱家乡人民的博大胸怀。我们可以从他的作品中找到人性的真诚和创作的不竭力量,我们也能从他的作品寻找出诗的艺术在于具有强烈的个性化特征。
 
作为一位书法家,赖廷阶的个性更是被彰显得一览无遗。在当今书法界流派与流派之间搅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赖廷阶却以独具超然的精神,在弥漫着自由的艺术天空里腾云驾雾,辛勤耕耘——他以其独特的笔意感悟及节奏多变的形态,把书法视为心律的宣泄,他的思维形式和创作手法尽展了属于自己的“豪放的风流”。
 
赖廷阶在书法的创作过程中,集神、韵、意、气盈溢于胸中及笔端,其翻折直转的笔墨取张长公的形意趣韵意味,从王铎的神采;方斗纵横兼取于右任的状态。他在行草书作中,大胆地运用了许多侧锋,其态势如疾箭,笔走龙蛇,显得意气风发,斩钉截铁。他的书法作品时常一笔直落、连绵贯气,中途绝无怯滞感,又似有神助的功力。他娴熟的使笔,纵横跌宕、大小相间、或抑或挫,都寄寓着书写主体的思想感情和品质学养。他行笔时快时慢,自然畅顺,其顺理、气、势的直抒法更体现了书法作为中国文化写意达情的象征符号的意义。
 
 
他以其敏锐的悟性,常以自己“穷变势于毫端,含情调于纸上”的面目出现,独具风姿地确立了个性。赖廷阶书法作品在软硬兼施间,显现出来的独特气韵,可谓狂而不失法度,野而不显粗俗。
 
品艺读书各人所好,赖廷阶是一位充满激情的人,他说他自己很喜欢恩师张旭光先生的那份安静和通达,而追求宁静平和者却可能又会有另一种感觉。不管怎样,赖廷阶的书法结体与节奏所显现出来的神韵、意蕴、形质总能让人滋味于心,其笔法体现了一种难度与高度。也许,这种“大侠之风”更是一种深度。
 
作为一位敬业的媒体人、策展人,赖廷阶又会以社会活动家的姿态游走于各大场合。这些年,他走南闯北,交游甚广。生活的积累,使他拥得了十分富有的精神世界。
 
媒体人的职业,使赖廷阶有机会多见多闻,他以自己的艺术“眼”,感受到了外部世界生活的内涵,他将此化为“美”,用文字、书画、诗歌记录了自己的生活轨迹。在中国文化圈,以多面手活跃于南中国岭南这方热土的赖廷阶,早已被人们所熟悉,他亦被传媒誉为华夏文学艺术界的“多栖游牧者”。
 
赖廷阶的作品,闪烁着感性和理性,现实与理想两个层面的升华。他的诗歌、文艺评论、散文随笔亦凸显了不俗的文学才情,这些与其书法创作的实践交融,使他成为不可多得的艺术多面手。赖廷阶在这多方面的造诣中,最主体感情——家乡情结在其灵魂深处的支撑,是他艺术创作的原动力。
 
把所感受的东西以艺术作品的形式再作表现并与人共享,这要有丰厚的生活积累和再现的能力与才情,赖廷阶就是一位这样的人。
 
 
作为中国首家人物报道新媒体《人物网》的行政总裁兼执行总编辑,赖廷阶在工作之余还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书法委员会委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华夏八德教育促进总会秘书长。的确,为艺术,为文化,他付出了许多。
 
赖廷阶在各个领域的作品,都流溢着他饱满的创作激情和多才多艺的学识修养,流溢出一位才子型、多栖型艺术家那宽广的心怀和炽烈的创作欲,让人们得到一种美的陶冶与享受。
 
总之,我认识的赖廷阶,是一位生活中坦朗达观、直言仗义,工作上风风火火、雷厉风行、责任心很强的人。他热爱人生、热爱生活、热爱艺术,是一位情感炽烈、才华横溢的性情中人,也是一位博学多才的、多方位型艺术家。诗如其人、书如其人、影如其人、文如其人。
 
王小波说,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赖廷阶就是这样的人。他像一位游吟的诗人,又像是一位生活的骑士。他的身上有一种美,会轻而易举地把你吸引,让你沉溺在他的那个精神家园里,浑然忘记自己饭盒里只剩下一包方便面。
 
人生的精彩之处,就在于寻找或创造一个合适的舞台,把自己的才华和潜能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不在乎外界的赞誉或损毁,不因外在环境而改变,一切内心的满足感皆在过程之中。人生的可贵之处,也在于坚守自己的精神家园,保持思想自由和人格独立。
 
 
细读赖廷阶,在他身上体现的是自娱自乐的艺术境界、率性而为的生活方式、和谐自然的人生智慧。他从来没有自诩为时代的诗人,但他始终却以诗人的姿态,一个土地的守望者的角度在观察生活,认识生活,赞美生活。”甚至他认为:我们的生命与我们的所有追求有着一个密不可分的相互依存的永远不变的“生命”,我们可以且将此称为“本体”,包括诗歌、书法、绘画,这些都有着不同的概念,也即它们各自的本体,这些本体是所有我们一切生命中,变化的唯一不变的和终极的东西,这也是我的诗歌创作、书法创作、绘画创作所追寻的最终答案,而他个人认为,我们的生命就最终答案而言仅仅市一个过程与生命的现象,是一个处在永远不变中的生命现象。
 
中国的文人墨客向来以恬淡宁静而为美,无论从赖廷阶的书法作品里,还是从他的文学作品里,我们都能够读出这种美来。我们相信,质朴的宁静是一首诗,在驿路上和生活一起飞驰,语言倘若被点燃,苍凉也会被温暖。
更多
编辑:张琳琳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视点陕西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视点陕西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