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社会 > 正文

映客直播“遇阻”:因880万蹊跷被“被执行” 是怎么回事?

近日,天眼查提供的数据显示,映客直播运营主体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蜜莱坞公司”)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为880万元,执行法院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1月3日,蜜莱坞公司也出现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约为1214万元。

图源:天眼查

对此,映客直播相关负责人回应表示,880万执行标的是其与上海晶茂传媒有限公司(下称“晶茂公司”)的正常商业纠纷,目前公司正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诉。

随后,时间财经查阅发现,中国裁判文书网于2020年1月6日曾发布《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晶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蜜莱坞公司认为880万元违约金过高,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依法改判蜜莱坞公司向晶茂公司支付违约金162万元,随后,法院驳回蜜莱坞公司再审请求。此前,蜜莱坞公司曾多次上诉要求再审,2019年8月该案已审结。

案件资料显示,2016年5月3日,蜜莱坞公司(甲方)与晶茂公司(乙方)签订《映前银幕广告代理发布合同》,广告款总计4400万元。但随后蜜莱坞公司认为,晶茂公司代理与蜜莱坞公司存在竞争关系的主体广告发布,且晶茂公司存在未提交两期广告发布证明文件等问题,提出解约。

法院审理认为,诉讼中双方确认没有完成的广告费金额为1760万元,蜜莱坞公司擅自向晶茂公司发出解约通知的行为构成违约,应按照合同中未执行广告发布费的50%向乙方支付违约金。

根据公开资料,上海晶茂公司为搜狐畅游全资子公司,其核心业务为电影映前广告,已于2019年7月宣布破产。“对于这样数额较大的广告合同,早期映客直播应该是做了非常详细和严密考察的,如今出现这样的违约纠纷让人比较意外”,艾媒咨询创始人张毅对时间财经表示。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汪高峰律师告诉时间财经,如果映客直播有能力履行但拒不履行,且反复多次拒不履行,或将涉及拒不履行判决裁定罪。此外,企业被列入执行人,会对其商誉产生影响,影响其与他人合作。另外,公司账户可能被查封,股权无法转让,法人无法更换,公司董事长、高管则会被限制高消费。

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越也对时间财经表示,如果拒不执行的,法院可依法扣押、冻结、查封财产,还可对相关负责人采取司法拘留的方式予以处罚。如果有能力履行但采取隐匿、转移等方式拒不履行的,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随后时间财经针对案件进展,多次致电北京蜜莱坞公司,截止发稿未获回复。

市值蒸发56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3月,注册资本约171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映客互娱有限公司创始人、原执行董事兼首席运营官廖洁鸣。廖洁鸣已于2019年12月辞任映客互娱公司执行董事、首席运营官之职,由奉佑生接任。天眼查显示,创始人奉佑生为该公司大股东、最终受益人,持股20.94%。北京多米在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含光线传媒、华谊兄弟等)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14.59%。

2018年7月,移动直播公司映客互娱在港交所上市。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映客互娱总收入14.86亿元,相比2018年同期下降34.9%,净利润亏损6648.5万元人民币,相比2018年同期下降114.2%。同时,2019年上半年,映客直播收益共计14.1亿元人民币亿元,2018年同期的直播收益达22.23亿元,同比下降36.7%。相比虎牙和斗鱼持续盈利,这也是映客上市一年后净利润首次出现亏损。随后,映客互娱未发布2019年度三季报。

时间财经查阅招股也发现,在上市前,映客直播总营收、月活数量、付费用户数量均出现下滑。映客的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从2017年开始出现下滑,四个季度的月活数在2212万和2518万之间。在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方面,2016年二季度达到高点261.5万人后不断下降,2017年一季度公司每月付费用户数量跌至182.4万,三季度下滑至61万。而据其2018年报,2018年度映客互娱总营收38.6亿元,2017年营收39.43亿元,2016年则为43.35亿元,处于逐年下降趋势。

图源:映客互娱公司公告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已有昆仑集团、Global Dream Holdings Limited等股东减持映客互娱股份。此外,截止2月6日收盘,映客互娱总市值24.69亿港元(22.15亿人民币),相比上市时的87.1亿港元,映客市值已减少近55.99亿元。而相比2月5日美股虎牙直播市值40.83亿美元(合计284.8亿人民币),其市值不及虎牙十分之一。

“映客直播作为较早切入直播业务的移动平台之一,获得资本的青睐迅速上市,但如今的移动直播市场早深入细分垂直市场,且竞争十分激烈。包括将游戏、电竞直播作为重点的虎牙,势头较猛的腾讯音乐直播、淘宝直播带货,映客缺乏获取数据信息的基础以及对明确细分行业的深挖,”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时间财经表示,“其早期靠‘刺激眼球’获取直播用户的方式也已过时,在严监管的背景下已难以维持。同时,短视频的崛起正切割直播市场用户和主播。”

映客直播曾在招股书中曾表示,公司将个性鲜明、外貌出众且才华横溢的主播与观众连接,为彼等提供平台随时互动,2017年,映客直播67.2%的活跃年龄介乎18岁至27岁,22.0%介乎28岁至35岁,其中55.3%为女性。

“后期收购具有较好获客能力的平台,或者被大公司收购,或许是不错的出路。当然,如果从内突破,人员、找准获客成本较低的行业深挖都是问题。”张毅则认为。

2017年4月,上市仅2个月、账面现金3.3亿元的公关公司宣亚国际停牌重组,以向股东借款的方式,拟用 28.9 亿元全现金收购蜜莱坞(映客直播)48.25% 的股权,2017年12月,宣亚国际宣布收购失败。

第一财经曾报道,宣亚国际收购款中约21亿元借款来自映客的原股东,宣亚国际仅需付7.39亿元,业界将其解读为“蛇吞象”、“左手倒右手”的资本游戏。这也引发监管层注意。2017年9月,深交所对宣亚国际下达问询函表示,报告期内标的公司、标的公司股东、主播及上述主体的关联方是否存在“自充值”现象。不过,在宣亚国际与映客重组方案宣布失败3个月后,映客选择赴港上市。

映客互娱也在尝试对外收购。2019年7月15日,映客称将以8500万美元价格全资收购“积目”。2019年10月28日,该收购项目完成。公告显示,社交产品“积目”上线于2016年,是主打90-00后的文娱社交交友平台。

直播平台遭遇瓶颈

在监管更严,资本更加谨慎,短视频崛起的背景下,早期以映客、花椒、斗鱼等为代表的直播平台虽突出重围,但竞争格局依旧激烈,直播如何持续盈利和竞争壁垒问题也成为新的瓶颈。

2019年3月,熊猫直播宣布关闭。熊猫直播创始成员兼COO张菊元曾在告别信中表示,熊猫直播的关闭系资金缺口问题。从2017年5月最后的融资消息之后,在长达22个月的时间内公司没有任何外部的资金注入。在王思聪的背书之下,熊猫直播于2015年直播行业风起时入场,一度成为万众瞩目的“王思聪的直播公司”。3年后,熊猫直播走向末路,同时陷入欠薪裁员倒闭风波。新京报曾报道,在熊猫直播倒闭时,已有中小主播贴钱做流水,但薪酬未能结算。

除此之外,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4月29日,泛娱乐直播平台花椒直播主体公司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变更,360、芒果文创等股东退出,变更后该公司唯一股东为北京六间房科技有限公司。同日,360公司胡振泉等退出花椒直播高级管理人员备案,新增董事吕忠烨、陈昊和监事余果。此前的2016年至2017年,花椒直播净利润分别为-4.39亿元、-1.41亿元,两年累计亏损5.79亿元。

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研究员、北京好吃好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赵振营对时间财经表示:“当前直播业的发展已进入一个瓶颈期,面临最主要问题一是优质主播资源供给不足;二是用户增长速度变慢;三是用户资产变现方式有限,收入持续下降。”

随着竞争加剧,不少企业陷入经营困境,倒闭潮涌现,如何打破直播产业当前发展瓶颈?赵振营对资本并购方式表示了赞同,在他看来,“对拥有优质资源但经营困难的直播平台进行并购,在减少竞争对手数量的同时增加优质主播供给。但思考新的盈利模式、增加利润来源节点,拉升用户资产变现速度也是根本。比如,于映客来说企业服务也许是一个不错的方向,在线产品售后服务指导会是一个近千亿的蓝海,而任何时候,2B业务的价值都是2C业务的无数倍。”(北京时间财经 大山)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任何商业建议,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本站发布的图文一切为分享交流,传播正能量,此文不保证数据的准确性,内容仅供参考

热门资讯

最新图文